记首届国医大师班秀文

   医者,病家性命所系。为医者既要有割股之心,又须医道精良,方能拯难救厄。——国医大师班秀文

   他,行医七十载,体察民疾,精修仁术济民,成一代岐黄大医家;他,治学半世纪,博学勤思,广育杏林英才,为当世杏林开拓者。

    班秀文(1920—2014),出生于贫寒之家,亦为医学世家,自幼跟随祖父、父亲上山采药,研制药材,治病救人。耳濡目染幸又天资聪慧,璞玉堪雕也。然遭家不造,祖父在其7岁时因瘟疫辞世,祸不单行,一个月后,父亲亦因瘟疫撒手人寰。孤儿寡母,受尽世间冷暖,尝尽世间辛酸,颠沛流离,煮弩为粮。

   孟子有云:“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不幸之幸,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班秀文在远离母亲的异乡放牛期间,拜同为放牛的老伯为师,以大地为纸,牛鞭作笔,识数认字,虽备尝艰辛,却乐在其中。

   12岁时,班秀文终有机会入校学习,他极其珍惜,废寝忘食,挑灯夜读,最终荣登榜首考入广西省南宁医药研究所本科。当年百色到南宁有客车和客轮,但家徒四壁,他毅然背上干粮徒步走了五天五夜,从右江河畔到南宁的每一寸土地,都留下班秀文丈量人生的汗水。在高校学习的他,天冷裹着单衣,每天仅食一餐,寒冷和饥饿缠绕,即便如此,他日夜不懈攻读,春去秋来,寒暑交替,没有什么能阻挡他求知若渴的初心。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1952年,瘟疫的再次来袭,检验了班秀文深厚的中医功底,他带头走村访寨,防疟治疟,成效显著。那年,在偏远的隆林少数民族地区,流传着班秀文运用甦生法让“死”婴起死回生,用中草药和针灸把一个个病患从死神手里拉回来的故事,这场瘟疫也显示了祖国医学的博大精深、瀚如烟海。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班秀文的人生路总是充满了崎岖,在 “文革”年代,他被呵斥为“臭老九”,终日烧锅炉,遭尽冷漠和讥讽。纵然如此,他仍未放弃他热爱的医学事业。长年的坚持与探索,班秀文明确了妇科为其主攻方向。他认为:治疗妇人之病方,宜甘平或甘温为佳。盖甘能生血养营,温则生通行。妇人以血为本,血以通为贵。辩证论治是中医学精华所在,疾病的发生,虽错综复杂,变化多端,治病之方也多样,但只要辩证准确,抓住疾病的本质,分清寒热虚实,便能有的放矢。班秀文除了灵活运用四珍、八钢、六经、脏腑等辨证方法外,还从整体出发,注意辨证整体与局部的关系,从整体和局部的症状去全面分析、综合、审证求因,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学术观点和理论体系,尤其是在中医妇科领域,取得了斐然的成就。

   几十年来,他以高超的医术,治愈的病人数不胜数,他以崇高的师德,培育的学生众多,十步芳草。中医精髓得以惠及大众;中医绝学得以传承发扬。

   大师的风范,大师的思想,大师的奉献,在中华杏林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而他一生坎坷艰辛、自强不息的经历,更是鼓舞和激励无数后来者。一个传奇人物的传奇故事在八桂大地广为传颂,万古流芳……


 
文章分享到: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