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无“医缘”,是尚未遇到“对”的医生 ——一家人的求医之路

  常能听到身边一些患者说道,治病要有“医缘”,更有医者称道患者服药是否有效,医生是否能治好患者,则要看患者是否有“缘”。那么医病救命真的还要看“缘”吗?非也,早在1996年,沈庆法先生便发文谈道“医病救命不是缘。中医是一门科学,中医学史上没有一个靠‘缘’出名的,也很难找到垂危患者因有‘医缘’而使病情好转的”。医者治病尚要谈“缘”,是不负责任的一种说法。若真要谈“缘”,所谓无“医缘”便是患者尚未遇到能正确诊治自己疾病的医生。小宇一家人求医的故事恰好解释了这句话的含义。

  小宇——“星星的孩子”,曾被定义为无药可救,经过半年辨证使用中药联合小儿特色康复治疗后重新过上了正常生活。由于日夜照顾小宇,宇妈也被病魔缠身,其曾多次求医,但未见明显效果,遂请求梁文旺主任医师为其治疗。一诊时宇妈脸色晦暗,诉其常觉乏力无神,少气懒言,畏寒腰痛,四肢冰凉,纳差寐少,严重时根本无法起床,辨证使用中药7付;二诊时宇妈脸色稍见血色,精神食欲较前改善,仍觉畏寒腰痛,手足不温,寐少,遂继原方加减予10付;三诊时宇妈已气色红润,神清气爽,已无明显畏寒,手足已暖,经期可见腰痛,睡眠时间已较前延长;继上方10付调理巩固,后期随访已无明显不适,未见复发。

  宇妈认为这是她与梁医生的“缘份”,遂将家中亲人带至梁医生门诊。宇妈的姐姐常反复头痛,以左侧头部为主,严重时觉头痛欲裂,伴时有鼻塞流涕,下腹部疼痛,经期更甚,且经期时乳房胀痛明显,心情烦闷,整日郁郁寡欢,纳少寐差,既往有过敏性鼻炎病史,行乳腺超声可见乳腺结节,子宫附件彩超提示盆腔积液,子宫肌瘤。梁医生经过问诊后考虑其反复头痛与鼻窦炎相关,建议其行鼻窦部CT以辅助明确诊断。鼻窦部CT结果提示其双上颌窦、筛窦、蝶窦炎症,符合鼻窦炎诊断,遂予梁医生自拟特色三联疗法:输液(14天/疗程)+鼻腔冲洗(视鼻腔积液量而定)+辨证使用中药(输液期间约服药三次,随后每月服中药1周连服3月)。经过3个月的调理,宇妈姐姐的顽固头痛彻底治愈了,鼻塞流涕亦随之消失,下腹部疼痛、乳房胀痛亦逐渐好转,食欲睡眠也明显改善,人也逐渐开朗,复查乳腺及子宫附件超声亦未发现乳腺结节、盆腔积液、子宫肌瘤。五诊时宇妈姐姐才对梁医生提及其近10年有个“怪毛病”,经期前皮肤可出现瘙痒随后起暗红色皮疹,偶可见水泡,此皮疹随机长于全身各处皮肤,偶见脸颊,偶为臀部,偶为四肢,曾多次求诊,服药及外涂药膏虽可控制症状却从未好转。就诊时,皮疹出现于其左侧臀部,呈暗红色簇状疱疹,可见部分已破溃结痂,无明显脱屑及渗液,其诉异常瘙痒。梁主任在原方基础上临证加减,六诊时宇妈姐姐诉服药后隔天皮疹已无瘙痒,服完第二剂时皮疹已退。七诊时,宇妈姐姐诉这是第一次经期未发皮疹,困扰她多年的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  

  其后宇妈的母亲、宇妈妹夫的母亲均在梁主任的调理中解决了多年便秘、乏力寐差等问题。至此小宇一家的求医之路终于顺畅了。

  中医学从来都是一门科学,并不是什么神秘的玄学,医病救命讲的更不是“缘”。若真要谈“缘”,便是患者是否有“缘”,遇到能正确诊治自己疾病的医生。  


 
文章分享到: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