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护理征文二等奖】责之重任,心之所往——我的三职角色

  “责”,汉语释义:分内应做的事。自身穿白衣,头戴护帽至今20余载,关于护理责任,曾有不解,或有迷茫,经历打击也萌生委屈、退缩甚至不满与放弃。是否因满腔热爱才为之付出,亦或因责任之重才倾尽全力,是一个自己始终不明的疑惑。

 

  上岗之初,资历尚浅,理论不足,技能不够,一人值班惶恐不安。担心患者病情变化,担心急诊救治不力,担心和医生配合不畅,担心技术不佳遭遇投诉……为解决因能力不足导致的工作质量下降,唯有苦练护理本领,积极自学考试,也许此时的努力无关热爱,只是责任,更多的则是完成本职工作。

 

  步入职业生涯的第八年,我成为了一名护理管理者。面临新的岗位,新的挑战,新的要求,更多的是对管理工作的疑惑。我该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护理管理者?关于护士长,从前辈们的描述中,我也曾片面认为,护士长可以不用上夜班,可以有更大的权利,可以拿更高系数的奖金……而当我真正融入角色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曾经对护士长这一角色的认识是多么的肤浅。

 

  作为护士长,我也会做着和普通护士一样的繁琐工作,穿刺、发药、接液体;修理电器、处理设备故障、设置病区的电脑打印机;甚至做病区的装修设计……

 

  作为科室护理的领头羊,我的工作远不止于此。我会永远把时间设置比实际快20分钟,只为每天提前到达病区争取更多的时间掌握科室情况;我会时刻把手机放在触手可及的位置,为了不错过任何一条重要的通知,为了方便护士姐妹们能随时联系到我,以帮助解决问题;我需要把握前沿专科知识、熟练最新技术、带头开展科研工作、打造优秀护理团队;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我需要忙中求稳,险中不乱,带领护士姐妹,开诊静脉治疗导管维护……

 

  我也曾彻夜抢救患者,夜间连续接诊4台急诊手术,阑尾炎、胃穿孔、消化道出血、急性肠梗阻……也曾凌晨四点被电话惊醒赶往支援,也曾多次在漆黑的夜里看过南宁万家沉睡后宁静的大街小巷;也曾数次因为不能陪伴孩子家人、连续工作放弃休息、幸苦工作却未能得到肯定而难过的在路边驻足,拖着疲惫的身躯抬头望月。我也曾退缩过,怀疑过:这么累为了什么?这么累值不值得?答案自然是:值得!因为我从事的是一份拯救生命的神圣职业!

 

  作为护士长,我想最重要的工作则是把控护理质量,保证护理安全。我需要严格执行护理质量和护理安全管理制度,我需要具备敏锐的嗅觉,想他人不想之处,望他人不望之处,问他人不问之处,经常“找茬”,只有这样,才能及时发现问题,把危害患者安全的因素拒之门外,防范于未然。

 

  护理,关乎患者生命的一份职业。生命只有一次,岂容忽视?看到患者病愈出院的微笑,收到节假日微信里送给我的祝福,病友联谊会上的欢声笑语亲如家人,甚至于出院后身体不适凌晨打给我的电话,无一不是患者对我的信任。这份信任,使我深知肩上的这份责任之重大,它时刻鞭策着我,提醒着我,安全重于泰山,质量关乎一切。唯有时刻警醒,全力付出,努力、汗水都是护士长责权下的坚实与牢固筑基。

 

  与此同时,我也在临床工作中成长为一名院校老师。学生的主动求学问知,年轻脸庞上写满的朝气蓬勃,工作后寄给我的信件……无一不是我提高教学能力的动力。在青葱的校园,在方寸的讲台,在银白的幕布,在厚实的书本,亦是清晨到学校迎着朝阳的校车……促使着我不断总结临床经验,结合教学内容,改进授课方式,只为对得起同学们那一句:谢谢老师!

 

  而今,为了更好服务患者,深入研究专科,促进护理队伍建设,培养优秀护理骨干,我也成为一名正在进行专科学习的学生,再次走入课堂,汲取知识,力求服务到位,满意各方。

 

  回顾护理生涯不短亦不算长久的时光,也许我不再纠结责任与热爱哪个更重要。生而为人,有为人父母的责任,有工作岗位的责任,有集体国家的责任。人生须知负责任的苦处,才能知道尽责任的乐趣(梁启超言),当责任深入骨髓,渗入心扉;当责任成为一种习惯,当责任成为一项日常,无论我是一名专科护士,亦或一名院校教师,还是一名护理管理者,责任自然成为我心中所在,正所谓责之重任,心之所往。


 
文章分享到: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