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名中医金世元等呼吁 将鲜药研发列入国家发展计划

    本报讯  12月15日在京召开的第三届鲜药学术研讨会上,以首都名中医金世元为代表的中医药专家发出呼吁:国家应加大对鲜药科研的支持力度,尽快将鲜药研发纳入发展计划,这既关系到提高临床疗效、保持中医药学术优势,又关系到我国药用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和中医中药的现代化。

    近年来我国在鲜中药的保鲜技术、工艺制备以及成分与药效等方面研究都取得一定进展,宁夏的枸杞种植以及保鲜技术经科技攻关,已经成为该自治区新的经济增长点。专家表示,这些成绩对我们这样一个“中药超级大国”来说还远远不够。

    研讨会上专家介绍,人类用药治病最早始于新鲜药材。但由于受采收和加工技术的限制,中药研究的方向发生变化,开始朝着注重干药材、饮片炮制加工和成药的方向发展。清华大学鲍世铨教授说,只有具有生物活性的成分才能有效发挥其生物功能。有研究表明,鲜药由于较好地保持了这种活性,药效比干药高数倍至数十倍。

    目前,国际上非常重视鲜药研究,开展了化学、药理、药效等多方面的研究,并开发出一系列疗效较好的鲜药制品。法国、英国、日本等国都取得了不少鲜药制剂专利,德国某公司还向我国申请了鲜春黄菊提取有效成分的专利。相比之下,我国目前对鲜药的研发已经处于劣势,大多数鲜药连标准都没有建立,至今鲜药新药品种不足10种,在临床中注重并能灵活使用新药的医生不足千人。

    对于我国这种鲜药研发状态,中国癌症基金会鲜药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李建生研究员分析原因认为,首先是对鲜药的宣传不够,虽然中药的前身都是鲜药,但医学院并没有将其列入教科书,鲜药的优势及如何应用,学生并不了解。加之鲜动物药的毒性较大,剂量难以掌握,更使医生产生畏惧情绪。其次,鲜药难以运输、加工和保存,大量使用鲜药需要一定的条件,药店和药房都不愿或难以经营此项业务。第三,鲜药制药技术难度大,要求高,采集、运输、加工全过程都要在低温下进行,企业投入费用高,影响研发积极性。除此之外,最主要的是国家目前对鲜药及鲜动物药还没有制定健全的质量标准,制药企业处于无章可循的境地。

    与会专家建议,为尽快发展我国鲜药事业,中医药主管部门应对恢复鲜药的生产与应用给予大力支持;对中医药人员开展鲜药应用与管理进行培训,促进鲜药的恢复使用;在中医院校教科书中增加鲜药内容,为更多的人了解和使用鲜药打下基础。

    会议由中华中医药学会和中国癌症基金会鲜药学术委员会共同举办。(燕玲)

 

《中国中医药报》(2012年12月17日  2版)


 
文章分享到: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