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科女医生的“三•八”节

 

妇科女医生的“三•八”节

——记我院妇科主任林忠的一天

 

    每年的三月八日是世界伟大女性的节日,然而女医生由于职业的特殊性,继续着日常工作,并不能享受属于她们的节日。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这天,瑞康院信息宣传科两名工作人员跟随妇科主任林忠的脚步,目睹女医生这平常而又特殊的一天。

 

“三八节是名义上的,习惯了。”

 

   上午8点整,林主任出现在18楼的妇科办公室,开始每天例行的交接班工作,科里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聚集在办公室,由当天的值班护士汇报昨天病人和新入院病人的情况。在听取完汇报后,林主任今天需要进行的诊治和护理工作做了一一交代。

 

   交接班结束后,8点半,林主任下到4楼,这一天是星期五,刚好是她出诊的日子。诊室里并不像想象中已经有很多病人在等待。“今天是我第一次在星期五出诊,之前都是在星期三,很多病人并不知道我今天也出诊,所以没来。往常桌子上已经排了很多病历了。”林主任解释道。

 

   趁着病人没来,我们跟林主任聊起了天。说起三八节,林主任摇摇头:“从我95年当医生以来,三•八节从来就没有放假休息过,都是照常上班的。这个名义上的节日,这么多年也习惯了。”

 

   因为是春天,林主任提醒我们:“这种天气空气潮湿,容易滋生霉菌,女性特别容易患上念珠菌性阴道炎,所以在家一定要注意内裤的杀菌消毒,开水冲烫阳光下晾晒都行。”

 

   8点45分时,第一个病人出现了。这是一个40岁来自浙江的女商人,来医院做健康检查。“下周一我有一个健康讲座,是讲40岁以上女性围经期健康管理的,叫上姐妹们来听听。”由于这是一名常来门诊的客户,林主任跟她显得很熟络,邀请她到医院听自己的讲座。

 

   9点钟,诊室里走进一个20岁左右的姑娘,说自己两个月没来例假了。林主任详细询问她的性生活经历,身体变化和反应,告诉她可能是怀孕了,让她先去做个检查,再做决定。检查结果显示,这个年轻的未婚姑娘真的怀孕了。“你这一胎发育得很好,准备要吗?”林主任问她,“不想要了,没钱。”女孩低下了头。林主任见状摇了摇头,说着“可惜了。你回去好好考虑下,不想要的话以后要做好避孕工作,别再伤害自己了。”

 

   一上午的时间,林主任接诊了15个病人。“之前更多,都会超过25个。因为今天是新增的出诊日,所以少了些。不过这样也好,跟单个病人的交流多些,医生和病人都没有那么辛苦。”林主任也希望留给每个病人的时间更长些“但是不可能啊,所有的病人都希望自己来了一上午不会白等,所以只能压缩了。”

 

 

“在我眼里,你们都很重要。”

 

   12点10分,结束了上午的出诊,林主任径直来到18楼办公室。“今天要开个临时会议,讨论下扶绥院区的情况。”林主任向等待在办公室的医生们解释了开会的目的。之前交待同事帮打的饭也顾不上吃,直接就开始了会议。

 

   由于每个医生都要离开熟悉的环境去新工作场所轮换工作,几位医生存在不解和疑问,林主任尽全力向大家解释下扶绥的重要性。“在我的眼里,你们每个人都很重要,不是说谁更重要一点,谁次要一点,没有这种区别。去扶绥工作涉及到医院的整体发展规划,我们每个医生作为医院的一分子都应当出这份力,希望大家能支持我的工作,用自己的知识和技术带动医院新院区的发展。”

 

   因为感冒已经咳嗽几天的林主任,声音显得有些嘶哑,让原本有些喧闹的医生们安静了下来,默默点头表示支持。

 

   一点钟会议结束,林主任终于吃上了已经放凉的午饭,但这份饭吃得并不顺利,期间有三位来自本院和外院的病人上门求诊,林主任耐心地解答她们的询问,这顿饭一直持续到一点半。

 

 

“女人要多吃开心果,抗衰老的。”

 

    吃完饭,林主任来到自己的办公室,用止咳颗粒冲了杯开水,坐下了。“有台手术等着我,但是我还不能马上去,刚吃饱得消化下,不然影响手术。”见我对桌上的一个水晶奖杯感兴趣,林主任笑着介绍:“这个是恩德思医学科学国际杰出内镜医师奖,2010年的。”喝完药后,林主任抓起一把开心果,递给我们“女人要多吃开心果,抗衰老的。”

 

   经过十分钟的短暂休息,林主任脱下白大褂“要去22楼,穿上手术服,做手术了。”

 

   换衣、戴好消毒帽、口罩、洗手,擦手……完成一系列规范动作,13点49分,林主任踏进手术室。

 

   手术台上是一名30岁的年轻妇女,需切除子宫肿瘤。在腹腔镜下,手术刀在子宫里小心翼翼、层层深入,终于发现并切除了肿瘤。然后,再进行创伤部位层层缝合。14点58分,手术顺利结束,一个直径约8厘米的子宫肿瘤被粉碎并取出。助理医生告诉我们,林主任对这样的手术很熟练,所以发现和切除都进行得比较迅速。

 

“孩子还没谈恋爱呢,太可怜了。”

 

   刚刚迈出手术室,林主任扭头说“我要去休整下,一会要去骨科做个会诊,那里有个21岁的小姑娘遇车祸伤到盆骨了,骨科的主任担心子宫受到创伤。”

 

   可是这个休整并没有实现,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一位从外院赶来的患者就凑上来,交待自己的病情,希望林主任能给出一个解决方案。

 

   林主任在对她的诊断结束后,坐到办公桌前,开始认真思考那个骨科女孩的救治措施。

 

   “女孩遭遇了车祸,盆骨粉碎性骨折,从灵水县的医院转过来的。那的医生说为了止血,阴道里放了5块纱布,但是之前我取出了7块,而且还有一块担心伤到动脉没敢取,现在也不能确定到底有多少纱布。可是又不能做造影,不知道到底伤到子宫没有。孩子还没谈恋爱呢,真是可怜。”林主任为我们解释了病情的复杂性,撑起了头,连连叹气。

 

   为了能找到最合适的诊断方案,林主任给自己的多年好友,同为国内妇科专家打了个电话,放下电话后,她起身,似乎心中有了打算。

 

   四点钟,林主任来到骨科病房。那位姑娘因为忍受不了剧烈的疼痛,止不住地呻吟,她安慰起了小姑娘“你稍微忍耐一下,给你打个止痛针,我帮你把纱布取出来,弄清楚了伤成什么样,就知道怎么治了。”

 

   一块、两块、三块……看到那些浸满鲜血的纱布,所有人绷紧了神经,一股紧张和凝重的气氛充满了病房,经过耐心地清创,当数到第15块纱布时,在场的三名医生都舒了口气。因为,之前那块遗留在女孩体内的纱布取出来后,女孩并未出现大出血,说明子宫没有受到严重损伤。

 

   走出门后,林主任告诉等在门口的女孩母亲“纱布都取出来了,她的子宫没事,还能生孩子。”一直啜泣的母亲不停地说着“谢谢,谢谢你们救我的孩子。”林主任微微摆了摆手,迈着沉重的步伐往妇科办公室走去了。

 

 

“一家人吃顿饭,就算过节。”

 

   不知不觉中,时间来到了下午五点钟,林主任再一次坐到了办公桌前,开始给会诊时没接的六个电话一一回电。打完电话后,她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告诉我们:“今天的会诊结束得算早了,再看会周一的讲座课件,签完病历就可以下班了,平时会诊完已经六点多了。”

 

   说起下班以后的安排,林主任说“跟妈妈,孩子,丈夫,弟弟,一家人一起吃顿饭,就算过节啦。”提到家人,林主任疲惫的脸上又有了精神。

 

   五点半,林主任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新的一天她将带领全科室的男女同事们,去公园烧烤踏青,“祝贺节日快乐,每年的固定活动,科室人聚聚,轻松一下,大家平时都太辛苦了。”


 
文章分享到: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