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天使,你好吗?——走近男护士的内心世界

    护士节悄然到来,谈起“护士”这个词,很多人脑海里出现的第一概念就是温柔可人的女性护士形象。的确,女性作为在护士行业服务多年的主体,已经占据了主导地位。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护士这个行业就已经成为女性的专属地。至少,在广西中医药大学附属瑞康医院的护士队伍中,就有着这样一群“男天使”,他们同样担负着“白衣天使"的神圣使命,默默恪守着“救死扶伤”的工作职责,同样拥有着自己的欢乐,不同的是,他们经常要面对世俗的偏见与压力。

 

    重症医学科:赵飞
 

    工作时间:3年
 

    坚定、热忱、一个男护士的执着
 

    一道厚实的门,仿佛一道阻断着病人与亲属的“生死门”,推开这扇门,走进重症监护室的病房,我们看到身着工作服,头戴蓝色无菌隔离帽的赵飞正与同事进行着床头交接班,他给我们的第一眼印象是:腼腆。
 

    赵飞是2011年来到瑞康医院工作的,那时候,他饱受质疑,这些质疑不仅来自亲朋好友,更多的还来自患者与患者家属。“记得有几次在给患者做静脉穿刺时候,患者担心我‘下手太重’直接挡住大声质问‘怎么是个男的?你能不能行?给我换个女护士来’”。面对质疑,赵飞从不气馁,相反,他每次都耐心跟患者解释,同时努力提高穿刺技术,最终赢得了患者的认可。
 

    据了解,在重症监护室里有18张病床,每张病床边都放置心电监护仪、呼吸机、输液泵与微量注射泵等多种常规仪器。由于进入重症监护室的都是危重患者,随时会出现危急情况。每一小时记录患者生命体征,观察尿量的变化,每两小时为患者翻身、叩背,熟悉各种仪器的警报声响等, 都是赵飞每天必须一丝不苟重复操作的事情。
 

    “遇到突发情况,对我们来讲是最直接的考验。”赵飞说,只有做到对患者的病情了如指掌,才能在紧急情况下随时对病情做出准确判断并协助医生进行抢救。
 

    “很多人认为我们对于生死已经麻木,其实不然,当病人心跳恢复的那一刻;当病人能度过危险期,转回普通病房的那一刻,真的,我觉得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赵飞依旧腼腆地笑着,淡淡的笑意中沉淀着一份坚定。
 

    重症监护室覃惠娟护长告诉我们:“科室里自从有了这些‘新鲜血液’的注入,许多问题都迎刃而解。男护士除了身体和心理方面的优势外,在医学理论和动手操作方面也比较突出,许多复杂仪器上手就很快”。但是,在谈到他们的个人问题时,护长略显担忧,毕竟繁重的工作让他们很难顾及解决个人问题。赵飞依然期待着在做好本职工作之余,找到合适的另一半,让远在北国的父母放心。

 

    手术室:黄荣佳
 

    工作时间:10年
 

    细致、耐心、责任不输于女护士
 

    见到黄荣佳时,他刚配合主治医生为一位重伤患者成功做完手术。尽管手术时间很长,但是在黄荣佳脸上却看不出一丝的疲态,更多的是从容,“我工作最长记录是待命48小时,那才真是体力的考验”他笑着对我们说。
 

    “心细如发,训练有素,护士行业的精英”面对主治医生的夸奖,黄荣佳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的确,这些一般应属于褒扬女护士的词语,在这却成了他的专属名词。
 

    今年是黄荣佳从事护士行业的第十个年头,当初选择护理专业,一方面是考虑到就业因素;另一方面则是想在医疗机构工作,更好地照顾家人健康。上班时,他总是保持着冷静的思维,把每一件事情做到一丝不苟,下班回家后,也会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他说:“环境造就一个人,正面的东西接触多了自己也会拥有很多正能量”。
 

    手术室的要求不同于其它科室,对每个人的要求都非常严格,容不得半点马虎,一个细微的差错都可能危及患者的生命。黄荣佳平时不仅要熟悉各类手术仪器、各种手术流程以及各科主刀医生的手术习惯,还要在手术前到病房对病人进行术前访视宣教,手术后根据病人的状况进行护理等等,在他眼中这些就是他的责任。
 

    当被问起工作是否辛苦,遇到不被理解的情况会不会抱怨,黄荣佳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他们与家属一样,都希望手术顺利成功,在手术台上的所有医护人员都在尽心、尽力、尽责地对每一个生命负责。也曾遇到一些家属,认为男护士没有亲和力,粗手粗脚不细心,“在脆弱的生命面前,我不会粗心大意,只会更为加倍细心。”他说,他会一直用自己的细心、责任与能力去证明一个男护士应有的实力,用无言的力量给病患家属一个圆满的答复。
 

    “有时候忙碌一天回到家,我就愿意陪着妻子和孩子玩闹,她俩的笑声简直就是我的充电器!”提到自己的家人,黄荣佳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男性科:周凯、梁永协
 

    工作时间:6年、11年
 

    尴尬隐患破冰而出 患者放松 病愈更快
 

    在男性科见到周凯时,他正在忙着配合主治医生为一位21岁的小伙子小陶做包皮手术。患者小陶开始略微有些尴尬,但一提到男护士这个话题时,却忍不住侃侃而谈。“我走了几家医院,大多都是女护士,之所选择瑞康医院,就是冲这个科室男护士来的。”小陶还告诉我们,不是自己脸薄,而是男护士可以免去很多尴尬,自己心理不紧张了也有利于术后恢复。而且比起女护士,男护士更容易了解男患者哪些部位如何护理。
 

    对此,一些女护士也说出了自己的心声:“有些工作确实迫切需要男护士的协助。”器官移植泌尿外科的护士王梦春,身材瘦小,却常常要和一些体重远超过她的患者打交道。“有一次,一个差不多80多公斤的病人,要帮他做术后护理,当时我已经给好几位做完手术的病人做了护理,累了一天,轮到这病人的时候,我连抬他的脖子都抬不动了。这个时候就想,要是科室里有位男护士就好了,力气大,一些重体力活能帮忙搭把手。”此外,王梦春还表示,泌尿外科常常涉及到一些工作需要为病人做隐私处的护理,如插尿管等,碰到一些男性患者就会比较尴尬,如果有男护士来处理这些事情,就会比较方便。
 

    听到这些,穿着白大褂不带护士帽的周凯微微一笑:“很多人都认为当护士是“伺候人”,而男生当护士,就更不能理解了,但是在男性科,相比起女护士,男护士和患者沟通起来会更方便融洽,可以为患者提供更多参考,在手术前、中、后给予他们更多的帮助。”的确,从事护士行业6年的他,自毕业后就一直在男性科工作,经过日积月累的严格打磨,在常人眼中不起眼的小角色却圆了无数男性患者的康复梦。
 

    男性科的另一位护士梁永协,作为03年第一批进入医院的男护士,无论工作资历或经验都非常丰富。见到他时,他正为一位刚刚做完慢性前列腺炎的患者做术后护理工作。
 

    梁永协表示“男性科的工作非常繁琐,很多男性患的都是慢性疾病,如果沟通不当,容易直接影响患者继续治疗的心理。”对此,他们借助自己性别上的优势让患者避免出现抵触心理,针对男科术后护理的细节方面,如清洁消毒、心理辅导、体能锻炼等优势尤其明显。
 

    当我们把护士与女性划等号时,对男护士而言是不公平的。他们除了工作量异常繁重,甚至还要面临种种歧视与偏见。但他们在艰难中依然坚持,他们只期待,在这个行业上,性别能一视同仁,得到理解与尊重,为患者们尽他们应尽的责任。

 

 
文章分享到: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